寂静 第三十七章 愧疚

回来的时候R正坐在窗边,明媚的阳光映着她的身影,之前浓烟滚滚的画面便显得这样违和。R的眼神没有焦点,她看着窗沿,又似乎在看着那盆瘦弱的盆栽,A的脚步声没有惊动她,走到身边的时候,R才缓缓转过了头,两眼通红的样子。

A抱住她,却不知道怎样安慰,R的脸埋在腰间,不说话,也没有任何的动作,她沉默的样子让安静的房间显得更加安静。

“刚才的火势很快就控制住了,我还看到了消防车的水形成的彩虹呢。”A首先说道,“要不要出去走走?”

“今天就在家里吧。”R摇摇头,放开双手,坐到了沙发上,A给她倒了一杯水,R端着水,看着背包。

“刚才有碰到其他人吗?”

“有六个……算是三个人。”A回答说,他隐瞒了些许的事实。

“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?”

“一个差不多高中的男生,一个中年的妇女,还有一个比你小些的女孩。”

“比我还小些的女孩……”R看着A,慢慢地呢喃着,“应当挺好养活的。”

A听了这句话突然一惊,R的眼神让她想到那个夜里,她醒来的时候便看着窗外,A假装睡着,却看R哭了一个晚上。

“遇到你是我的幸运。”A沉思了片刻,看着R说道,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,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能力限制,不能强求。”

A不知道自己表达得如何,只见R点了点头,微微地笑着。

涂鸦 小物件

微缩的感觉有些时候也很有趣,好比很多人喜欢做微缩模型,大概便是因为这个缘故吧。

这样的微型模型自身便有一种怀念的感觉
由于大片的留白,又有种寂静的感觉
微缩模型本身并不代表简单
它只是在复杂的物件后加一片简约的背景

涂鸦 安静的需求

几棵树的阳光

在外面待久了就会特别怀念过去在村里的生活,其中最怀念的还是那样安静的乡村环境。虽然细细想起来,村里的生活并不显得特别安静,但就是有那样一种静谧的感觉,大概安静并不单指言语的安静吧。

一直想要有一个可以闲坐一段时间的地方,或许周围有人声、有蝉鸣或者其它的声音,但最好须是一个能让人感到安静的氛围。少人来人往,也少车走车停。如果周围有几棵树就最好了,特别是一片阳光下的树,那样便能端着板凳,在树荫下坐一整天了。

黄昏

一天中闲坐最好的时间大概是黄昏的时候,阳光将落而未落的时候,眼中一切的影子都被拉得很长,这样的光影仔细瞧来大概像是一幅画,没有浮躁的气息,平平淡淡的美感。

入夜

入夜的时候则是最安静的,与城里的夜间形成巨大的对比,乡村的夜里向来是安静的,多数人都会在家吃饭看电视,当然也有聚在一起的人,这样的场景在夏天是最常见的。夏天坐在外边是需要特别注意防蚊的,过去的时候都是烧着草把,凭着升起的浓烟来熏蚊子,人则坐在搬出来的凉塌上,看着烟熏雾绕,说着些杂乱的故事。

深夜

女主与小女生 第五章

余晓醒来的时候祝语还在睡着,她睡得很熟,皱着眉,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,于是她便推了推祝语,将她叫醒。

“做噩梦了?”余晓问。

祝语沉默了片刻,摇摇脑袋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梦,但也不算噩梦。”

“那你梦到了什么?”

“梦到了和你一起经历了很多奇怪的事情。”

“有多奇怪?”

“就是……”祝语想了想,看到了书架,笑道,“我梦见你书架上的那本《黑魔法》其实有好几卷。”

余晓笑了笑,拿起那本《黑魔法》的书,说道:“这本书本来就有好几卷的,这不过是第一卷。”

祝语一愣,再次笑了起来。

女主与小女生 第四章

余晓突然开始变得衰老,巨大的落日消失的片刻,她的长发早已变得花白,满脸皱纹,气息微弱。

“小语呀……”

长夜涌来,祝语感觉自己丧失了存留人间的资格。

学校里,众人渐渐开始害怕起祝语了,她会时常对着周围笑,对着周围说话,而她的周围,空无一人。

终于,祝语被送进了精神病院,坐在洁白的病房里,她等待着会有人过来看望,只是多年过去了,没有任何熟悉的人出现。祝语呢喃起不知意思的话,终于打电话回家了,电话里传来妈妈熟悉的声音:“晓晓的感冒好些了没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祝语恍惚了片刻,突然惊醒,睁开眼,一缕阳光掠过地平线穿透了窗帘的缝隙,落在眼前余晓的额头,祝语看到她额头上细细的绒毛,禁不住笑了起来。

“好烫,窗帘怎么没严实!”余晓突然惊醒,捂着额头连忙起来将窗帘拉得严严实实,尽管如此,窗外亮堂的光依旧将房内烘得火热。

“你再睡会儿,我去外边打些水。”

余晓说完就穿起衣柜里一套亮晃晃的银色防护服,小心翼翼地打开门,溜了出去。开门的那一刻,屋内顿时便热了几分。

祝语爬起来,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书架,书架上空荡荡一片,只有些密闭的罐子和零零碎碎的机械零件。打开衣柜,里边全部是一套套银白色的紧身衣,衣服摸上去很凉快,祝语才发现自己就是穿着这样的衣服。

莫非还在继续?

门打开了,余晓再次溜了进来,防护服变得通红一片,她连忙脱了下来,里边的紧身衣也变得皱巴巴的,她又赶忙脱了紧身衣,在衣柜里拿了一套新的穿上。

这时候祝语才看到余晓带回来的大罐子。

“喝些水吧。”余晓拿出两个玻璃杯,倒了两杯水,祝语渴得厉害,一口喝了个干净,余晓又给她倒了一杯水,祝语才发现她自己喝得很节约,小口小口地抿着。

“外边怎么了?”祝语终于问道。

余晓一愣,看着祝语,眼里满是疑惑,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,才说:“体温正常呀。”

“我没烧糊涂!”祝语无奈地说,就安静地喝水,期间她默默看着余晓,才发现她的头发很干枯、

“别看头发了,我还能活很久的。”余晓察觉到祝语的眼光,从床上拿起一顶帽子戴上,就不说话了。

“你生病了!”祝语慌张起来,捧着余晓的脸,她的皮肤很干枯,头发很干枯,连瞳孔都干枯了。

“机器人的残骸已经收集的差不多了,在我枯死之前就可以拼好,到时候机器人就可以帮你去外边找水喝,另外,我也设置了机器人会自动替换自己烧坏的零件,所以它不会坏掉的。”余晓 却只是平静地说。

那一瞬间,祝语记起了许多记忆,关于九个太阳的,关于干枯症的,也有关于机器人的,最多的,是关于余晓的。

那天夜里,祝语悄悄出了门,她看到了那棵巨大的可以产生水的桃树,也看到了无数干枯的尸体,而那个清晨,她终于看到了九个太阳。

世界的一切都焚烧成了灰烬。

女主与小女生 第三章

屋外突然响起一阵空荡静澈的防空警报声,祝语一看四周,白色的墙壁上突然满是裂纹,最外层的白色快速地脱落,天也突然地黑了。

房屋突然晃动起来,两人迅速跑下楼,一看厨房内却空无一人,大猫已经不知所踪,两人便立刻跑到屋外,楼栋在下一步就轰然倒塌了。

灰烬从天而降,落在皮肤上,化成随风而逝的尘埃。祝语疑惑地看着空旷的街道,身边余晓却倒在了她的身上。

她的身体热得异常,高烧不止。

“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严重!”祝语一愣,忙背起她,往最近的一家药店跑去。脚下踩到了深达数尺的煤灰,连走路都变得吃力,背上余晓的情况却更加严重了。她呼出来的气息扑在祝语后颈上,像是一团燃烧的火,让人不禁担忧身后的人会不会突然焚烧殆尽。

“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……”余晓低声说道,她气息微弱,眼眶通红。

“别说话了,马上就到了药店!”祝语大声说道,忍受不了余晓这种类似遗言的语气,她的声音颤抖着,眼泪不自主地留下,落在地上,发出灼烧的声音。

而这一刹那间,世界突然变化了,地上的煤灰飞速上升消失,周围像是起了巨大的雾,一片鲜艳的红色洒向雾中,天空被硕圆的落日占据了大半的空间。

影子被拉得又长又黑,空气也变得温暖起来,祝语正疑惑着,却感到余晓从背上跳下来了,她一惊,转过身一看,她却没什么异样。

“你好了!”祝语激动道。

“好了呢。”余晓笑着说,便拉着祝语跑了起来,祝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等到停下来的时候,才发现两人来到了一片荒芜的田野。

站在田埂之上,黄昏肆意的让人惊叹。

“我们散散步吗?”余晓突然说。

“散步,这时候?”

“是呐,这时候多好的景色。”余晓看似并不担心两人的状况了,她双手搭在腰后,慢悠悠地走,这样惬意的状态很奇妙地便感染了祝语。

“你怎么都不担心似乎?”

“我似乎感觉这个世界对我们并没有恶意,虽然很怪异。”

“是你那本《黑魔法》的影响吗?”

“可能吧,不过现在还是安心散步就好。”余晓回头笑道。

“对了,刚才你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,是什么秘密?”

“我有说过这种事情吗?”余晓继续笑着说,“我没说过什么秘密。”

“好吧,没说过。”祝语见余晓不提到这件事情,便也没有再问。

“也许,经历过就会消失。”余晓又突兀地说了一句。

“经历过就会消失?”祝语似懂非懂地说,思考的片刻,说道:“我们回家去看看吧。”

“好的,回家去吧。”

之后的路上并没什么怪异的地方,回到家,家里的一切也都恢复了正常,妈妈看到两人回来,笑着问道:“找到那本书了吗?”

“还没。”余晓回答,拉着满是疑惑的祝语上楼去了。

“看来我们的行为在现实中有不同的映射,我偶尔回去书摊上找《黑魔法》的第二卷,妈妈也知道这件事情。”

祝语诧异,拿起《黑魔法》再次反倒最后一页,右下角写着“未完待续”。

“这本书是什么?”祝语完全弄不明白了。

“这本书是什么呢……”余晓说着说着突然打起了哈欠,竟然就躺床上睡着了。祝语看着床上随着的余晓,才忽然意识到刚才的夕阳还没有落下,白色的床单变成了红色,白色的墙壁变成了红色,整个房间都变成了红色,连余晓的皮肤也泛着微红,她安静地躺着,胸前起伏着,睡得正好。

“有些累了呢。”祝语感到一阵极度的困倦,她坐在余晓旁边,不一会儿便躺下了,这时候她才意识到余晓并没有睡着,祝语拨开她搭在眼前的手臂,只见泪水不住地落下。

“突然间觉得很悲伤。”余晓哭着说,那种无法抑制的悲伤让她喘不过气来,眼里祝语的样子也渐渐模糊了。

女主与小女生 第二章

厨房里站着一只高瘦的,眼睛里散发着紫红色光芒的黑猫。

“身体好些了没?”黑猫问道,手里拿着一把细长的餐刀,显得很优雅,也很神秘。

祝语立刻拉了余晓到身后,看了大猫两眼,又瞥见旁边的砧板,上面放着一条极长的蛇,鱼的身体五颜六色,蛇尾已经在高压锅里煮着,蒸汽不断地冒出来,将厨房的屋顶熏出来一个橘色的大窟窿。

“好许多了。”祝语好不容易放平语气说道,想余晓示意了一下眼神。

大猫点点头,便继续做菜,两人也迅速逃到了楼上的卧室,这时候祝语才显现出慌乱,余晓也是如此,但她很快就平息了心情,说道:“我们去楼下看看电视。”

祝语点点头,走在前边,下了楼,大猫没有反应,两人轻声来到客厅,打开电视,电视里的画面都是正常的,没有黑色的雪,没有诡异的大猫,也没有其它任何相关的报道。

两人都有些迷惑,同时又很慌张,以至于不敢说话。这时候祝语看到了电话,便过去拨通了自己家的号码,是妈妈接的电话,语气很正常。祝语说自己会在余晓家吃饭,妈妈就叮嘱她好好吃饭,也没什么异常。

窗外的黑色大雪还在哗哗地下,余晓打算去外边试探一下,祝语一慌,余晓却示意她不要跟着出去,便径直踏出了房门。

屋外的大雪并非幻象,余晓抬头看了看灰色的天空,掸掸肩上的雪花,便立刻进到屋里来,说道:“不是幻觉,所有的都是真实存在的。”

听到这样的话,祝语更加急切地想回家看看家人的情况,余晓知道她的心情,但为了不然猫妈妈发现可能的异常,两人还是打算先吃完午饭再说。

“再等会儿,马上就好了。”猫妈妈在厨房里说,余晓应了一声,便拉着祝语坐在沙发上忐忑地看电视,电视里的一切还是完全正常的,这点让两人稍微放松了些心情。过了一会儿,妈妈便端着菜上来了,两人一看,顿时更加忐忑了起来。只见一锅是刚才看到的五颜六色的长蛇炖的一种紫色的肉,一盆是几张看似很普通的扑克牌,还有一盆像是鎏金的珍珠。

余晓看到了这些菜,不知如何下口,祝语见状,便首先压住心底反胃的感觉,夹了一张扑克牌来吃,结果出乎意料,扑克牌的味道吃起来像是很脆的巧克力,又吃了一颗珍珠,珍珠在嘴里化开,满是温暖的感觉,像是阳光凝聚成了可及的美味。

祝语向余晓示意了一下饭菜可以吃,却见她下定决心似的,夹了一块紫色的肉吃了起来,慢慢地嚼着,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。

一顿饭吃完,虽然满桌的菜看上去很奇怪,但味道却非常好。祝语想要回家,余晓却拉着她进了卧室,到书架上翻了几本书出来,摆在床上,祝语一看便很奇怪地看着她。

《爱丽丝漫游仙境》、《紫龙》、《肆意的长蛇》、《岁月的泡沫》、《黑天鹅》、《不净猫》,床上摆着的这些书实在是过于诡异。

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祝语问,然而余晓眼里也满是疑惑,她皱眉看着书架,又低头拉着祝语的手,像是在道歉一般。

“我也不清楚,但可能和那本《黑魔法》有关。”余晓说着就翻开《黑魔法》,只见扉页上多了一行字:“致幸运的众人”。

紧接着的几页上也出现了一些抽象的画,有黑猫也有天鹅的黑色羽毛,最后一幅画却是一个无脸的护士。

余晓面色一惊。

女主与小女生 第一章

入冬不久的一个清晨,突然下起了小雨,路上的行人匆匆撑开伞,而祝语只是皱着眉,看着灰暗的天,暂时躲在公交站下,瞧了眼时间,离上课还有半小时不到。

“今天怎么就突然忘了带伞。”祝语懊恼说,她记起早餐的时候母亲还提醒过,只是出门的时候不知为何竟忘得一干二净。

“不幸运。”祝语自言自语道,随着又看了看天色,雨似乎短时间内不会停下来,风也吹得一阵发冷,她只好缩了缩身子,继续等下去,期望这突变的天气能快些好起来。

等了大概有五六分钟的时候,雨似乎稍微小了一些,祝语看了看不远处的那家便利店,犹豫了片刻,最终顶着书包跑向了雨中。深秋的雨很冷,细碎的雨点扑面而来让人意识一阵恍惚,恍惚间她似乎听到了身后有一道熟悉的声音,只是这样的关头,再听的时候又觉得并没什么声音,于是祝语便没有停下脚步,径直跑到了便利店内,刚歇了几口气,便看到面前一个人喘着气扑了过来。

“你怎么跑得这么快。”来人弯着腰,收起伞,说道。

“原来是你在后面!”祝语惊呼,开始悲叹自己的不幸,倘若哦再等一会儿,自己也就不需要冒雨前行了。看现在两人都这样狼狈的模样,祝语不由得心痛起来。

“谁说不是呢,我在后边喊你,你又没听到。”申余晓抱怨道,却打了个喷嚏,祝语见了,思忖了片刻,就问店里借了手机打了班主任的电话,说是两人被雨淋着了,需要请一天的假。由于申余晓的好学生形象,班主任很快就同意了。

“那你和我一起回我家去吧,我家近些,你先洗个澡,衣服换一下,省得感冒了。”申余晓接完电话,便和祝语共着伞走在潮湿寒冷的路上,她看上去有些冷,两人便加快了些步伐。

就要到家的时候,在哪一个十字路口,祝语发现了在街角的暗处立着一只漆黑瘦长的大猫,猫的两只眼睛散发着幽绿色的光,似乎是看着两人。这种注视让人有些心里发毛,祝语和余晓指了指猫的方向,她看过去的时候却已经不见了,空荡荡的街角遍布着斑驳的水剂,一圈圈细微的波纹从上面升起。

回到家,经过妈妈的责备,两人便赶忙洗了澡,换了一身衣服,总算是从不舒服的黏着感中恢复。祝语擦着头发看着房间里的书架,书架分为四层,上面放有很多各门类的书,在最下层的左侧放着一本显眼的黑色书籍,祝语刚要拿起看看,脸上突然贴上了一个暖暖的东西,是余晓妈妈准备的热奶茶。

“那本黑色的书是什么?”祝语喝着奶茶问道。

“那本呀,很有趣的一本书。”余晓拿起书给祝语看,祝语放下奶茶,翻开书一看,却是白纸,又翻了几页,还是白纸,最后她翻到了扉页,上面写着细长的三个字:黑魔法。

“这其实并不是书的,是一本奇怪的绘画本,之前在一个书摊上看到,便买了下来。”余晓解释说,祝语便蹲着将书放回原处,在《黑魔法》的旁边,她看到了《梦的解析》或者《岁月的泡沫》这类看上去略微奇怪的书籍,于是笑道:“文化人看的书就是不一样。”

“有时间我可以说给你听。”余晓轻笑,祝语也重新喝起奶茶来,望向窗外,突然诧异地发现外边竟然下起了大雪。

“下雪了!”祝语惊讶,这个时间应当是不会下雪的,可是窗外的雪实在是大得惊人,余晓也很惊讶,她愣愣地看着,突然说道:“有一片黑色的雪。”

祝语再次一惊,果然发现窗外出现黑色的雪,渐渐的黑色的雪越来越多,聚集成一团,那样的颜色让祝语想起了刚才见到的黑猫,冷静下来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雪都变成了黑色。

“妈妈!”余晓突然惊呼,跑向楼下。